您的位置: 辽宁快乐12 >財經 > 正文

5G SIM卡置入無人機 可行嗎?

2019-11-30 10:34:07來源:

原標題:5GSIM卡置入無人機,可行嗎?

無人機玩家們是否期待這樣的一天:將你的無人機內置一張SIM卡接入互聯網,還有可能定期繳納流量費?

記者從運營商處獲悉,運營商正在無人機行業尋求5G用戶,并提出了一個設想:為無人機內置5GSIM卡,以接入網絡。但該設想在諸如大疆等無人機廠商之間,尚未有實際進展。

11月27日,深圳市大疆創新科技有限公司方面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表示,直接使用5G取代目前采用的無線電通信協議的提法,技術上還未通過驗證。如果沒有整體系統的進步,單純在現有的技術平臺上加裝SIM卡,可能會增加成本,同時增加了無人機發生錯誤的概率、降低產品性能。今年來,公司與運營商、通信產品各方企業都有過接觸,探討過5G與無人機結合的技術可能性,但目前沒有明確的方向和進展。

江蘇錦程航空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劉貫華對經濟觀察報表示,公司多年專注無人機消防救災,但在森林防火場景,通常連2G、3G信號都沒有,無人機普遍采用衛星通信的方式,并不適合采用互聯網通信。

5G的應用,除了滿足人與人之間通信之外,絕大部分將駛向物聯網、車聯網、以及工業互聯網等物與物之間的通信。運營商正在積極跨界,進入這樣一個百億規模、迅猛發展并象征新興科技的無人機行業,但在落地5G設想中,運營商與該行業人士的思維并不相同,至少這種差異發生在了無人機行業。

11月27日,一位來自中國移動的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表示這樣的困惑,一項打磨將近10年的5G技術,為什么不能很快被市場接受?跨界到無人機這個新的生態,如何尋求一個角色和商務模式,讓各方獲益?

在5G落地后,運營商不滿足于C端用戶,開始不斷向各個細分領域尋找技術結合的機會,但是這個過程并不總是順利的?!拔頤塹母惺蓯?,隔行如隔山”,上述中國移動人士表示。

技術的落地還需要繼續到真正的痛點,痛點是什么?

大疆認為,無論是消費級無人機還是行業應用的無人機,技術演進一定是圍繞提升性能,提高安全性,降低成本,降低上手門檻四個方面去研發投入。

來自無人機市場的聲音

11月27日,經濟觀察報記者在500人的無人機企業微信群拋出這樣一個問題,是否愿意為自己的無人機產品加裝SIM卡,接入5G,收到來自十幾位無人機從業者的問題,他們的疑惑圍繞,5G是否比原有鏈路通信方式性價比更高?5G基站能否保證符合無人機飛行高度的信號覆蓋?企業要為加裝SIM卡付出成本,如果5G無法降本增效,會不會將成本轉嫁給用戶?

對該設想,大疆表示,如果沒有整體系統的進步,單純在現有的技術平臺上加裝SIM卡,一是增加了成本,最終使得企業和用戶成本提高;二是增加了控制節點,核心網轉發延遲還比較大,也就增加了錯誤發生的概率,對于無人機這種容錯非常小,一個錯誤操作就可能導致事故的精密設備來說,是很大的風險;三是作為一個沒有提升性能或安全性但增加功耗的???,對電力驅動的多旋翼無人機來說,這會降低產品的性能;四是門檻上,目前看到的商業模式大多數還是通過增加門檻獲得收入,這與監管方的思路不符合,也與市場規律不符。

無人機傳統的通信方式采用鏈路通信,一種私有無線電通訊協議,接收直連的無線電通訊信號,而非互聯網服務。大疆表示,直接使用5G取代目前采用的無線電通信協議的提法,技術上還未通過驗證。

另一個問題在于5G覆蓋與無人機使用區域是否匹配。大部分無人機使用的場景,移動通信的覆蓋尤其是低空覆蓋信號并不好。

在諸多通信企業展示的5G無人機應用上,一個重要場景就是應急救援。劉貫華對經濟觀察報表示,公司多年專注無人機消防救援領域,場景一是森林火災,無人機可以按照一定的高度、位置進行飛行,這樣作為空中的一個制高點,對整個火災區域進行觀察,輔助撲火人員優化救火方式和路線。

劉貫華稱,這類場景普遍采用衛星通信的方式,并不適合采用互聯網通信,森林火災位置偏僻,甚至沒有2G、3G信號,同時救火要考慮到所有極端特殊情況,包括網絡等基礎設施的損毀。

大疆表示,產品用戶許多事攝影愛好者,他們深入沙漠、深山、遠海操作無人機,需要保證在沒有移動信號的區域也能正常使用。同時大量行業應用的客戶,如巡檢、救援等工作也需要在惡劣、偏僻甚至是災害的環境下進行。另一方面,這些特殊的解決方案也需要產業上游的支持,比如專用的通信??樽榧?,5G網絡低空覆蓋的專門優化等等。目前來說還需要做很多基礎工作,開發添補許多空白。

運營商的考量

與無人機企業的想法相反,在運營商看來,5G和無人機的大致目標是契合的。上述中國移動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記者稱,對于消費端的無人機,運營商的一個設想是,讓無人機企業內置5G的SIM卡,運營商提供網絡資源,并收取一定流量費。

對于作業的無人機,該人士稱,目前企業選擇了14個垂直領域,大部分指向政企客戶,包括智慧城市、智慧工業、應急救援等,這些場景所指向的體系都需要無人機這項工具,為滿足政企客戶需求,可以嘗試將無人機打包到5G解決方案中,交付給客戶。

在多個關于5G的展覽中,諸多通信企業展示了5G無人機在垂直行業的應用前景,幾乎移動、聯通、電信、華為,各家展臺上都掛著一臺多旋翼無人機的樣機。

從運營商經營角度來看,運營商發展5G用戶需求迫切,對5G要投入巨額資本,同時,隨著人口紅利日漸消退,流量紅利快速釋放,通信業簡單依靠規模和流量增長已經難以為繼。就中國移動來看,集團在5G商用后定下了目標,將在2020年發展7000萬5G用戶,范圍絕不僅僅是手機用戶,還包括VR、智能家居、工業、能源的企業。

在關于5G的論壇峰會上,運營商經常集體討論5G該如何推廣出去,他們的普遍觀點是,即便5G的高階標準尚未凍結,但在大帶寬、低延時方面的高性能已經有能力形成一批應用,其中的大部分技術,運營商已經有能力向企業兌現,但是垂直行業對5G的理解,卻極大地影響著5G應用探索和推廣。

中國移動董事長楊杰常在公開場合說,“5G的未知遠大于已知”。一位中國移動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表示,我們對此深有體會,從5G的預研階段至今,公司對5G各項技術的研究和打磨已經將近10年時間,直到要發展5G用戶,才發現一項技術是否優秀,和它能否被市場接受沒有必然聯系。

在上述移動人士看來,公司努力跨界到各垂直領域,無論智慧家居、VR/AR,再到無人機,本質上都是為了發展5G用戶,然而這些領域沒有共性,需求也是差異化的。該人士認為,更關鍵的是,它們在運營商來之前,已經有穩定的生態,和利益鏈條,那么如何從中尋找一個角色,且讓各方獲益,對于運營商來說,做到這一點并不容易。而運營商自身打造的生態在移動通信,是否將這種生態的模式和思路,延用到各行各業,還有待商榷。

在無人機企業們來看,愿意積極擁抱5G這項新技術,但就對于5GSIM卡的設想,對于無人機只是一種通信工具的改變,企業更關注是它的性價比和安全保障。而對于整個行業,無人機企業和玩家的訴求是,無人機技術平臺的安全可靠、飛行空域的適當開放,以及一個更合理的監管方式。

辽宁快乐12:相關閱讀

  • 國內
  • 社會
  • 財經
  • 娛樂
  • 文學
  • 粵港澳
  • 大都市
推薦閱讀
{ganrao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