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辽宁快乐12 >財經 > 正文

水皮:降準迎來“開門紅” 老船票能否登上新客船?

2020-01-04 10:38:10來源:

原標題:水皮:降準迎來“開門紅”老船票能否登上新客船?

摘要【水皮:降準迎來“開門紅”老船票能否登上新客船?】2020年的第一次降準比預期的要早一些。此前大家根據經驗判斷,春節前的可能性要大一些,但是誰也沒想到大過節的央行就突然宣布了,多多少少有些情理之中預料之外的感覺。(華夏時報)

2020年的第一次降準比預期的要早一些。此前大家根據經驗判斷,春節前的可能性要大一些,但是誰也沒想到大過節的央行就突然宣布了,多多少少有些情理之中預料之外的感覺。

為什么說是情理之中呢?

因為降準不是什么秘密,總理李克強已經在不同場合作過類似的表態,市場其實預期圣誕前后就有舉動,但是沒有想到央行按兵不動,不按常理出牌,不過考慮到2019年1月4日李克強走訪銀行召集座談會并且宣布降準的過往,這種安排均是正常的,沒必要想太多。如果一定要作個對比,我們可以發現,2019年兩次宣布時間和實施時間不一樣:第一次生效時差是20天,第二次生效時差是10天。而這一次生效時差是5天,一次比一次短,似乎也在說明,一次比一次更加緊迫。

這一次全面降準釋放的流動性在8000億左右,按照央行的說法體現了逆周期調節,增加了金融機構支持實體經濟的穩定的資金來源,有利于實現貨幣信貸、社會融資規模增長同經濟發展相適應,為高質量發展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營造適宜的貨幣金融環境,并且用市場化改革辦法疏通貨幣政策傳導,有利于降低銀行資金成本150億,中小銀行可獲1500億規模投向小微民營企業,當然也有利于春節前現金投放形成對沖,保持流動性總體穩定靈活適度,并非大水漫灌。央行的解釋是中規中矩的,中國的銀行存款準備金率在全球都偏高,目前依然有13%,而中性相對應的應該在12%上下,所以,如果年內再次降準也是合理的、正常的。

降準首當其沖的反應來自股市,正是降準這一利好,讓A股迎來了開門紅。當天上證上漲1.15%,深成指上漲1.99%,創業板上漲了1.93%,上證是創下半年來的新高,而深圳指數均創下2019年以來的新高,坐實了相當一部分投資者對春季躁動行情的期望。而事實上正是2019年初的降準引爆了當年的反彈行情,降準第二天,上證大漲0.72%,深圳漲1.58%,之后,上證從2440點一路狂飆到3288點,盤中漲幅超過34.75%,4月以后上證逐級回落,8月探底2733點;9月6日二次降準公布,當天上證指數漲0.84%,深成指漲1.82%,9月16日沖高3042點,此后也是逐級回落到11月底的2857點。

這一次降準之后,市場會不會重復此前的故事還有待觀察,因為就在元旦同一天,A股的精神領袖貴州茅臺發布的業績預告讓人大失所望。根據預測,茅臺的年度增長15%左右,遠低于一般希望的30%,甚至對于2020年也只作到10%增長的預告,茅臺的董事長更是在貴州茅臺大跌5%之后表態維持30%的長期增長是不現實,茅臺的神話被無情打破,二天之間,股價由1188元直下1088元,跌去整整100元,市值蒸發1256億,北上資金明顯流出。貴州茅臺在2019年初不過620元,年中一路上漲最高到1241.61元,一定程度上形成A股上漲的源動力,帶領中國平安、招商銀行、伊利股份、美的電器、格力空調一眾藍籌指標股攻城拔寨,屢創新高,而今偃旗息鼓,誰再充當先鋒,誰又號令三軍,誰又扮演定海神針,人無遠慮必有近憂。

央行降準當然不是因為股市,作為逆周期調控的手段,央行釋放的流動性主要還是對沖經濟下行壓力,避免更大的失速,讓調節的節奏拉長一點變緩一點。中國經濟新常態的L型走勢,拐點還沒有出現,出現之后也不會立即形成V字型或W型再或許U型反彈,這一點正在形成共識,過去流動性的形成主要依賴外匯占款人民幣投放,如今外匯儲備相對穩定,相應的投放只能靠降準來補充,這和刺激一毛錢關系也沒有。人民幣幣值的穩定比什么都重要,不僅是財富的象征,更與千百萬人民群眾的切身利益相關,央行重申不搞“大水漫灌”,不管你們信不信,反正,水皮是相信的,希望大家也相信,說的是真的。

(文章來源:華夏時報)

辽宁快乐12:相關閱讀

  • 國內
  • 社會
  • 財經
  • 娛樂
  • 文學
  • 粵港澳
  • 大都市
推薦閱讀
{ganrao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