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辽宁快乐12 >國內 > 正文

近萬人用手機轉賬,不料竟“悄悄”幫人洗了15億黑錢...

2020-01-03 10:21:28來源:

2020年1月3日訊 在網絡支付業務爆發式增長的背景下,各類犯罪違法活動從線下,悄悄地轉至線上。涉案資金流轉方式隨之網絡化,迅速催生了非法網絡支付這一新興網絡犯罪形態。

非法支付結算業務流程圖

2019年8月26日,在公安部經偵局的統一部署指揮下,遼寧大連警方一舉搗毀一個打著“聚合支付”旗號,背地里大肆違法開展資金結算業務的大型犯罪團伙,凍結涉案資金高達4億多元。

1一家淫穢色情平臺牽出

非法網絡支付平臺盤根錯節

2017年3月,大連市公安局沙河口分局在偵辦一起網絡淫穢色情案件過程中發現,淫穢色情平臺通過向網民線上發起注冊會員、充值等方式獲利,這些錢都是通過第三方支付平臺進行付費,涉案金額巨大。到2017年底的時候,案件違法獲利高達2.3億元。

但是警方通過調查發現,注冊會員給這些淫穢色情網站支付的資金,并沒有進入該網站,而是進入了數家科技公司的賬戶。這些資金為何轉到科技公司?資金又流向哪兒去了呢?

遼寧省大連市公安局沙河口分局常務副局長劉漢存告訴記者,他們挑選了一家資金流水、交易額度比較大的庫米公司進行了攻堅工作,發現庫米公司其實是“愛貝”公司專門用來走賬的眾多“殼”公司之一。

這種新型的互聯網犯罪模式和傳統的案件有所不同,他們利用大量“殼”公司做掩護,通過“愛貝”這個非法“第四方支付平臺”來進行非法資金流轉,有40多家第四方支付平臺給愛貝做支付結算。

像支付寶、微信支付等第三方支付平臺需要申領支付業務許可證,并向央行支付一定額度的備付金,受央行監管。

而所謂“第四方支付平臺”則是指未獲得國家支付結算許可,通過大量注冊商戶或個人賬戶,非法搭建的支付通道,非法對外提供支付結算服務,是目前電信網絡詐騙、網絡賭博等犯罪團伙收取資金的重要通道。

涉案的深圳市愛貝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,當時僅僅作為一家科技公司,開展聚合支付業務。在經營過程中,雖然資金交易量很大,但僅靠收取服務費盈利并不多。急于發展的“愛貝”私自設立了“資金池”,干起了非法網絡支付的勾當。

他們利用一些空殼公司作掩護,一邊替非法黃賭網站收錢,賺取高額傭金,一邊挪用“資金池”內巨額資金,企圖賺取高額投資回報。

在掌握大量的犯罪證據后,2019年8月24日,遼寧大連警方100余名警力分批抵達深圳、北京等地,準備開展集中抓捕。

除了公安機關對于“非法網絡支付”的專項打擊,人民銀行也加大了針對非法網絡支付的監督查處力度。

中國人民銀行大連市中心支行會計財務處處長朱焱:到2019年10月末,轄內法人銀行查詢6415筆,受理緊急止付賬戶423筆,凍結賬戶115戶,堵截轄內的詐騙案件38起。

2“抓蛋”App涉案金額高達十五億元

近萬名個人用戶被拉下水

資金是網絡黑灰產業的命脈,黑灰產業牟取暴利都需要解決網絡資金的結算問題,“愛貝”公司以“聚合支付”的形式來進行偽裝,披著“技術服務”的外衣進行非法網絡支付活動,從中牟取巨額利益。

然而,從事“非法網絡支付”并不僅是公司之間的行為,甚至有公司組織大量個人用戶參與其中,為網絡黃賭提供非法資金。

2019年1月25日,山東省煙臺市公安局接到公安部經偵局下發的一條線索,線索稱一款名為“抓蛋”的手機應用,為賭博網站等違法犯罪團伙提供“代收代付”類非法支付結算業務,涉案金額高達十五億元。

通過調查警方發現,這個犯罪團伙曾長期從事與互聯網有關的業務,除此之外,此案的涉案銀行賬戶較多,涉案地域廣,屬于比較新型的網絡犯罪。

由于犯罪團伙利用手機軟件進行不法活動,這樣包裝不僅有了合法的外衣,而且極大地方便了非法資金運轉和聚攏人氣。

為了逃離打擊,“抓蛋”軟件需要熟人推薦認證后,才能下載。因此在手機自帶的平臺、商店里面都搜索不到。而“抓蛋”的資金流轉,則由“收款員”來負責完成。

小紅(化名)是其中一個收款員。她用微信收到錢之后自己提現,提現之后再用銀行卡轉到會計的銀行卡里面,就完成了自己的任務,從而可以收到傭金。

為了多賺錢,小紅注冊了十幾個微信號,每天用四個手機排隊等單,做了三個月,賺了近萬元。但隨著監督力度不斷加強,微信號頻頻被封。收到轉款來自哪兒,又將錢轉給了誰,這些錢的來源、用途、去向,她并不清楚。

山東省煙臺市公安局經偵支隊副大隊長梁洪超:其實這與之前把自己的銀行卡出租出借給別人的性質是一樣的,都是在為網絡賭博等違法平臺提供非法的資金支付結算業務,都是屬于違法行為,是違法的參與者。

這個非法網絡支付平臺的組織架構主要包含三個部分,第一個部分是平臺的運營管理方;第二部分是團管;第三是團長、組長以及具體的收款員。犯罪團伙組織嚴密,每個層級清晰,責任劃分明確。通過這樣的方式“化整為零”,采取螞蟻搬家方式流轉非法資金,以逃避國家機關的監管和打擊。

2019年4月2日,根據事先偵查掌握的線索,山東省煙臺市公安局抽調全市12個縣市二百多名警力,分成12個抓捕小組奔赴全國各地實施統一抓捕。

該案主犯羅某2012年海外留學歸來,在一家上市公司擔任首席技術官,年薪豐厚,可謂衣食無憂。隨著接觸的技術平臺增多,他發現了一條可以賺大錢的門道。隨即便開始自掏腰包開發軟件,幾個月后,“抓蛋”App上線運行。

為了逃避監管,他們以“零投入,高回報”為誘餌,迅速大量發展個人用戶成為“收款員”,用“拉人頭,傭金分成”的方式,大量進行非法資金流轉。短短半年時間,發展了近萬名個人用戶從事這一違法活動。

犯罪嫌疑人羅某:肯定沒有天上掉餡餅的事情,如果說坐在家里就可以收錢的話,那么這肯定是一個騙局,或者有法律風險的問題。

隨著一系列網絡非法支付案件頻繁發案,“非法網絡支付”已經成為了支付領域的“毒瘤”。干擾了當前金融領域的秩序,危害了國家的金融安全。公安局經偵局為了打擊此類領域的犯罪,建立了大數據戰略中心,全面提升公安部數據分析運用及打擊能力。

公安部經濟犯罪偵查局金融處處長張倫:下一步公安部經偵局和人民銀行支付清算司將密切配合,高效聯動,形成強有力的刑事打擊,形成監管合力,有力打擊整治非法網絡支付活動,全力維護金融管理秩序。

半小時觀察:

互聯網金融是近年來在金融領域出現的一種新業態,對提高效率、降低成本和改善服務發揮了積極作用。各級政府和相關職能部門也為其創造了相對寬松的發展環境。但鼓勵創新的開放態度,卻被某些不法分子當成撈取不義之財的機會。

愛貝公司的“非法網絡支付”行為打著“聚合支付”的幌子,披著“金融創新”的外衣,通過龐大的營銷隊伍,搞地毯式推廣,一旦資金鏈斷裂,就極有可能出現不法分子卷款跑路,投資者血本無歸的狀況。

而“抓蛋”App把大量個人用戶拉下水,替非法網賭團伙提供非法資金通道,嚴重影響到國家金融秩序和社會穩定。

無論業態如何花樣翻新,互聯網金融都沒有改變金融行業經營風險和管理信用的本質,因此需要接受相關部門嚴格監管。

辽宁快乐12:相關閱讀

  • 國內
  • 社會
  • 財經
  • 娛樂
  • 文學
  • 粵港澳
  • 大都市
推薦閱讀
{ganrao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