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辽宁快乐12 >圖吧 > 正文

去西藏上癮,的哥開出租車進藏三次,遭遇嚴重高反差點搭上命

2019-11-29 14:10:43來源:

“一個人出去叫散心,兩個人出去叫旅游,和家人一起出去才叫享受生活,才有那種其樂融融的感覺,才幸福。”每次只要是想要出去旅行,張軍政必定會帶上妻子孫衛萍。只有在出游的路上,張軍政才能和妻子享受在一起的時光。

“我開著我的小花冠,哪怕在西藏拋錨,我也想去。”談起自己開出租進藏,鄭州的哥張軍政興奮地說。

今年46歲的張軍政開了18年的出租車,靠出租車在鄭州安了家,也養大了倆孩子。不僅靠出租車養家糊口,也靠它實現了自己窮游四方的夢。

撰文/馬小艷 攝影/周波

編輯/阿傅

出品/騰訊新聞

第一次進藏,有夢想誰都了不起

張軍政是周口淮陽人。1995年,剛結婚不久的他帶著27塊錢和妻子孫衛萍來到了鄭州。“當時擺過地攤兒、做過小生意,啥都干過,當時來鄭州的唯一想法就是能夠生活下來,把孩子拉扯大。”談起過往,張軍政憨厚地笑著。

2000年,鄭州因城市環境治理取締了占道經營,張軍政擺攤兒的小生意做不下去了。此時的鄭州是全國重要的鐵路樞紐,出行需求巨大,張軍政敏銳地嗅到商機,考取了駕照。

2001年,張軍政花了1萬多元錢買了一輛二手“面的”干起拉出租的生意,很快靠開出租站穩了腳。一年后張軍政借錢和朋友合伙買了一輛富康。之后,家里兩個孩子相繼出生,開銷變大了許多。2006年,為了減輕丈夫的經濟壓力,孫衛萍也考取了駕照開始開出租車。

自駕去西藏,這事兒張軍政不止想了一次兩次。

關于西藏,張軍政最開始是開出租的時候是聽客人說的,“最高的海拔、最美的雪山、獨一無二的冰川、濃厚的宗教氛圍”,張軍政心生向往。他開始逛論壇、搜索自駕西藏相關的帖子和攻略,甚至在2012年買了相機,做足了準備。

“想要去,就是那種遏制不住地想要去。”

家里沒有越野車,張軍政就想要開著出租車去。“當時路不好走,自駕去川藏線的大部分人都開著百萬豪車,朋友知道我要開出租去西藏的時候,都勸我不要去。”張軍政說,“可心里實在想去,我就根據自己這么多年開車的經驗評估了下,覺得可以試試。”

2013年7月,連女兒初升高的通知書都沒來得及等,張軍政便載著妻子和女兒一同出發了。從鄭州到西安、成都、攀枝花、麗江,再從滇藏進青藏。

第一次進藏前,張軍政的出租車已經開了43.7萬公里。為了這趟旅行,連拖車棍都帶上了,但他還是低估了川藏線的難度。

2013年7月10日,當張軍政開車走到怒江時,剛過怒江,路邊的山體就發生了滑坡泥石流。山上的落石不僅將道路掩埋,還將過往的車輛砸壞,其中一個司機的胳膊還被砸傷了。

事發突發,很多過往的司機都被這一場景嚇蒙了,沒想起來報警。張軍政發現有人受傷了,立馬搶救傷員,并且撥打了報警電話。隨后,當地武警從百十公里外的地方趕來。一位外地的自駕司機目睹這一過程后,對張軍政說,你讓我改變了對河南人的印象。

好不容易走過了山體滑坡的路段,張軍政又迎來了路況極差的通麥天險。路的一邊是懸崖峭壁,另一邊是雅魯藏布江,而且路面上都是淤泥,大坑套小坑,泥坑比車轱轆還深。面對45度傾斜的上坡,張軍政只能踩著油門往前沖,不能停。“我硬是把我的小出租開成了拖拉機,22公里的路從下午1點一直走到凌晨3點。”

過了通麥天險之后,張軍政又遇見了之前在香格里拉就見過的兩位老鄉。原來兩位老鄉,擔心張軍政的出租車過不去通麥天險,幾個小時之前他們就在這里等著張軍政,計劃著,實在不行了,出租車夾中間,他們一前一后帶著過。后來,見張軍政踩著剎車沖上來的時候,老鄉們給他豎起了大拇指。

其實旅途中最危險的既不是山體滑坡也不是過通麥天險,而是車子一次意外的滑行。

有次路過一段陡坡,泥水和灰塵污染了防風玻璃,嚴重影響視線,于是張軍政下車去清理擋風玻璃。“我記得自己當時拉過手剎,但剛下車就發現車子有滑動跡象。”還好車窗沒關,他馬上跳入車里,防止了以外的發生。“路的另一邊就是懸崖,妻子當時還在車里,如果反應不及時,后果不堪設想。”張軍政現在想起當時的情況依舊感到后怕。

在歷經千辛萬苦之后,一家人終于到達了拉薩,張軍政說,這一路被很多景色所觸動,被很多人感動,雖然路很難走,但風景絕美,“還有陪伴在身邊的妻子女兒,這才是真正的開心和享受生活”。

第二次進藏,怎么都得把媳婦活著帶回來

“去西藏上癮。”張軍政說。從西藏回來后的張軍政又開始萌動二次進藏的想法。2016年10月的一天,妻子孫衛萍開著出租車,但生意一般。張軍政隨口對妻子說,要不我們去西藏吧,妻子一口答應了。就這樣倆人說走就走,開著出租車就出發了。而這次遠行,倆人經歷了一場嚴峻的考驗。

第二次張軍政選擇了青藏線進藏,可也經歷了他此生難忘的高原反應。雖然青藏線路況要比川藏線好很多,可卻更危險。一上青藏線就是海拔四千米的高原,高原反應便成為致命因素,而且還要途經近800公里的可可西里無人區。

當車開到距離青海省格爾木市還有約80多公里時,張軍政便出現了高反反應。“那一天都是媳婦兒開車,感覺自己半條小命都搭那兒了。走路都是一步一挪。”張軍政回憶說。

離格爾木大概還有40多公里時,張軍政開始滿身出冷汗,身體發虛。孫衛萍發現丈夫情況不佳后,心里也害怕了起來,就立馬一抹方向盤將車掉頭返回當地鎮上。此時已經是深夜了,孫衛萍一邊開車,一邊詢問丈夫的身體狀況,一路上緊繃著神經,害怕丈夫出現意外情況。等到第二天天亮,張軍政的高發才稍稍緩解了。

第二天再次上路,當車開到主路的岔路口時,向左走是去西藏的方向,向右走是回家的方向。張軍政猶豫了,但大老遠幾千公里都走過來了,張軍政不甘心半路返回,便向左駛向了西藏。

令張軍政沒有想到的是,接下的1000多公里的路上還有更多的困難等著他們。翻越海拔4767米的昆侖山后,夫妻倆到了被世人稱為“生命禁區”的青藏高原和西部高山地區的五道梁,這里終年嚴寒,氣候惡劣。

夫妻倆決定在五道梁休息,第二天再出發。半夜,在賓館里妻子感到“難受,腿發軟”。張軍政趕忙去車里找抗高原反應的藥,他心里想著不管咋樣都得把媳婦活著帶回來。他連夜拉著媳婦兒,離開了海拔4415米的五道梁。

當天晚上,他把車開到了一個鎮子上的派出所門口,在車上睡了一覺。第二天妻子的情況才慢慢緩解了。“那次進藏雖然在五道梁遭受了嚴重高反差點半條小命都搭在那里,但是我和妻子互相照顧共同面對困難,現在回憶起來都還會熱淚盈眶。”張軍政后來回憶說。

第三次進藏,享受和家人一起在路上的生活

開著出租車進藏兩次的張軍政,對自駕進藏依舊上癮。2019年9月30日,他看到朋友發的阿拉善越野車視頻,隨即對妻子說“咱去阿拉善,然后從阿拉善去西藏吧”,妻子說了句“中”。10月2日,兩人又出發了。

出發當天是妻子的生日,張軍政偷偷買了蛋糕,孫衛萍驚喜不已。“說實話,我真的自己都不記那天是生日了。我們開出租車的,天天開車,從來也不過生日,真沒想到。”再提起那一幕,孫衛萍依舊是掩飾不住的開心。

每次進藏,張軍政都會帶上很多水果、糖果、筆和本子,遇見騎行的、朝拜的、藏區兒童,都會分享給他們。他說,一路上會有很多人幫助自己,自己也幫助過很多人。最開始在攀枝花,有一段路特別難走,當時不知道水深也不敢貿然往前走,一個當地大姐給他們帶路帶了11個小時;當到蘭州的時候,就有陌生的車友熱心的告訴他們該去哪兒加油,還熱情的帶著他們去吃了當地的特殊美食;在巴青路上也曾遇到過一個本地的車,打火三四次,走一路壞一路,他們就跟著幫忙修車修了一路。“那路爛得很,他要是沒遇見我,他連車估計都得留那兒。”再提及,張軍政爽朗一笑。

“我白天開,他晚上開。白天他在家睡覺我出門,晚上我回家了他又該出去了,一天到晚也說不上幾句話。”說起開出租車的日子,妻子孫衛萍笑笑說,“開出租車的,就怕車閑著。”張軍政也說,只有在出游的路上,才能和妻子享受在一起的時光。一路上和家人在一起,一起面對困難,相互關懷相互照顧。

“一個人出去叫散心,兩個人出去叫旅游,和家人一起出去才叫享受生活,才有那種其樂融融的感覺,才幸福。”每次只要是想要出去旅行,張軍政必定會帶上妻子孫衛萍。

13年西藏、15年內蒙、16年西藏、17年張家界貴州 、18年新疆。自從開著出租車進藏之后,張軍政就愛上了開出租自駕,每年都會給自己和家人安排這樣一場旅行。“看路上的風景,享受生活,碰到的高興的、新鮮的事兒,幫助別人,也被別人幫助。”孫衛萍說,“現在人家一說新疆啥景、西藏啥景,我都不羨慕了,自己都去過了 。”

“擱以前,車放家里出去玩兒心里就不踏實,車一歇著就覺得耽誤掙錢。像我雖然在鄭州開出租開了很多年,可說實話鄭州周邊的景點幾乎沒去過。”妻子孫衛萍說,“不過,人干一輩子真的累得不行,他不抽煙不酗酒就好旅游,我就讓他去,他高興了,回來好好干活。”

一年又一年,夫妻倆說,生活里的酸甜苦辣都能寫一本書了。跌倒了爬起來,再跌倒再爬起來,兩個人就這樣磕磕絆絆相互包容相互扶持養大了孩子,守護了這個家。“現在兩個孩子都拉扯大了,任務也算完成的差不多了。兒子大學畢業了,妞今年大三,再開兩年等孩子都工作了,就不開出租了。到時候買個房車,兩個人想去哪兒去哪兒。車上管睡管做飯。”張軍政笑著說。

辽宁快乐12:相關閱讀

  • 國內
  • 社會
  • 財經
  • 娛樂
  • 文學
  • 粵港澳
  • 大都市
推薦閱讀
{ganrao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