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辽宁快乐12 >文學 > 正文

遇你成癡難相忘

2020-01-03 09:42:37來源:

遇你成癡難相忘宋茗微允稷是一本現代言情小說by飛云冉冉,由三三文學網傾情推薦!失憶時,他叫她娘子。 好了后,他說她是他犯下的錯。 他視她如洪水猛獸,命她別再出現。 當天人永隔,他才知道原來他一直想要粉飾的一切,早在與她相遇的那一刻已成齏粉,不堪一擊。

遇你成癡難相忘

放開我!

宋茗微嗚嗚喊著,正感覺到那骯臟的手就要探入褻褲,她小臉一白,絕望地準備咬舌。

只聽得噗通幾聲,那壓在她身上的力道煙消云散,她睜開雙眼來,見那月光下,白袍男子仗劍斬下那三個士兵的頭顱,鮮紅的血色舔著寒光劍滾落在了沙地上。

她瑟瑟發抖,發絲凝淚遮掩她絕美的容顏,只露出那小鹿一般受驚的杏眼。

允稷凝視著她,心緒終于平靜,可每一個心跳過后都會莫名刺痛。

視線落在了那裸露出來的玲瓏身段,就匆匆撇開,他解下白袍,披在了她的身上。

宋茗微踉蹌著站起來,道:謝謝。

然后一步一步朝著山谷外走去,月光清冷,身上的白袍被她的雙手緊緊拽著。

只是雙腿多處青紫,每走幾步就會忍不住腿軟跪地。

這般纖弱,又怎么能安全地活到外面?

允稷擰著眉,走到她身后,單手將她扛到了肩上,就朝營地走去。

宋茗微抿著唇,一言不發,心卻是一松。

只是眼淚卻止不住地流著。

等到了將軍帳,她被安放在了軟氈上,而他則坐在了火篝前,溫著一壺水。

咕嚕嚕的倒水聲傳來,宋茗微睜開雙眼盯著他高大挺拔的背影,見他轉過來,她立刻低下頭,雙手緊緊地抱著腿,將頭埋入其中。

喝水。他將水遞到了她面前,水杯碰到了她的手背,水溫剛好,讓人口干舌燥。

她搖了搖頭,沒接。

然后躺了下來,將那白袍遮過了頭,就這樣沉沉睡去。

允稷頓了頓,將水杯放到了桌子上,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了那嬌小的裹著他白袍的身影。

他無聲將她抱到了床上,準備給她換上薄被,只是去扯那白袍的時候,發現她纖細的手指緊緊地拽著,竟是扯不動了。

而那青紫的虐痕就這樣一拉一扯暴露了出來,印入了他的鳳眸之中。

他松了手,出了營帳喊了人來。

不一會兒,一個營妓端著盆走了進來。

她無聲地給宋茗微擦拭,將她那粘膩的頭發擦干,再給她擦身,然后抹上一些祛瘀止疼的膏藥后,就轉身出了營帳。

將軍,奴已經給她抹好了藥膏了,只是她受了驚嚇,只怕夜晚會睡不大好。

她低著頭,心里隱隱有著猜測。

她來到軍營足足三年,從不見將軍召女,對那里頭的女子這樣體貼,卻為何不自己動手?

知道了,下去吧,明天白天你再來照顧她。

話落,允稷入了營帳。

夜半三更,宋茗微做起了噩夢,身體被凌辱的滋味再次襲來,她搖著頭苦苦哀求。

沒事了,沒事了。

溫暖的雙臂將她擁入懷,她渾身一顫,緊緊地抱住那人的腰,頭貼著他的胸膛,聽著那令人安心的心跳聲,才沒有大哭出來。

我不走,別趕我走。

男子沒有回答,只是抱著她的手臂微僵。

別趕我走,別把我丟出去。

她不知道自己說了多少夢話,只是反反復復纏綿下來就幾句話,仿佛成了她的夢靨,成為了她最為恐懼的源頭。

允稷沒有撇開她,只是靜坐成了禪般,直到天邊泛起魚肚白,她才沒了嗚咽。

而他才將她放到了床榻上。

他俯首在案邊,在紙上寫了個冷硬的靜字后就提著長劍出帳操練士兵了。

宋茗微醒來的時候,一個女子正給她凈面。

奴,奉命來照顧姑娘。

宋茗微點了下頭,不自覺看了下她的臉,然后頓住。

她笑了笑,是不是和姑娘有幾分相似?也是因為這張臉,所以盡管我也是營妓,倒可以自己選擇人伺候,不用像別人那樣。

仿佛被人扼住了喉,宋茗微訥訥道:是將軍特許的么?

她點了下頭。

宋茗微怔住,僅僅只是兩三分相似,這似錦就可以獲得軍營里這樣大的恩惠。

要知道,軍妓是最下等的妓,沒半分尊嚴,如豬狗一般,賤價。

多少女子入了這軍營病死的,被人入死,香消玉殞。

宋茗微,這女子能這般,僅僅是因為那叫明雙的女子。

她閉了閉眼,好半晌才露出了苦澀的笑來。

似錦卻并不懂她的苦,只道:你可見過將軍的畫?你長得可真像夫人啊,你別擔心,你這樣像夫人,指不定就能離開軍營,找一個好人家嫁了呢。

是嗎?或許吧。

宋茗微休息了三天才看到了允稷的身影,這三天他沒會將軍帳,聽說邊疆休戰,突厥小王子一行人來大周國示好,作為大周的將軍,允稷要做好接待事宜。

看著他準備在將軍帳里擺酒設宴,宋茗微也跟著一些軍妓忙碌。

允稷正叫人備酒,一轉身卻看到了她忙碌的身影,他頓了下,來到了她身邊。

一會兒你到藥房待著,別出來。

宋茗微低著頭將果盤擺好,悶聲道:我不白吃白喝你的東西,既是軍妓該做的事還是得做。

她陡然冷下來的變化猶如一盆冷水傾盆,允稷凝視著她,正要說什么的時候,有士兵來報,說突厥小王子來了。

宋茗微聞言就退到了一邊。

允稷抿著唇出了營帳,不多會兒就迎了一個高鼻深目的男子進來。

他一進來,滿屋子的軍妓都看呆了去,突厥小王子英氣逼人,人長得高大健碩,和將軍走在一起是截然不同的美色,自是迷人眼。

期間二人觥籌交錯,推杯換盞,突厥小王子的目光在營帳內巡了一圈,就看到了靜坐在允稷身后低著頭的美貌女子。

他縱觀美女無數,頭一次見到這樣不媚且嬌的女子,她只是靜靜坐著,微垂著頭,柔軟的發絲散落在雪白的腮邊,唇不點而朱,她似乎察覺到了他,霍然抬眼,那麋鹿一般的眸子一眨就迅速低下去,還帶著一絲懊惱。

他瞇起了眼,笑道:現如今突厥和大周親如一家,此次我們來大周也是帶了不少美女,不知道作為大將軍,可有什么禮物送與我?

突厥小王子笑意盈盈,目光三番兩次看向允稷的身后,宋茗微只覺得如芒在背,眉頭輕蹙。

來源:三三文學網

辽宁快乐12:相關閱讀

  • 國內
  • 社會
  • 財經
  • 娛樂
  • 文學
  • 粵港澳
  • 大都市
推薦閱讀
{ganrao}